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十五章:武举开科

第十五章:武举开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谌现在的小日子过得很是舒服,李络秀又接着开始上班了,但身份地位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忙里忙外乐此不疲的操持着一切,轻而易举的就从杨母的手中接过了杨家的财政大权,俨然充当起主母的角色来,哪怕是只有老叔一人可以指派(跃马大明14章)。杨母早已经将她看作是自己的准儿媳妇,不管老叔将婚约之事说得多么严重但是她仍然高高兴兴的享受着李络秀一声声的伯母的称呼,她坚信有一天这个称呼会有所改变的。

    杨谌自然而然的被众星捧月棒的当成整个杨家的的中心,甚至于都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地步,他现在嘴上一边感叹着封建社会的腐朽堕落,一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

    王大海似乎是被军中的莽汉们打醒了,不再是整天一副云里雾里的迷茫样子,他发狠似的将自己最擅长的枪法一股脑儿填鸭式的教给了杨谌。那些前日里费老劲砍来的树桩就是教杨谌枪法用的,那木桩暗含九宫八卦什么的摆的林林总总,使枪时必须手眼身法步全都调动配合起来。这可难坏了杨谌,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身体协调性的运用,每每进入其中总是落得个手忙脚乱,这时像打了鸡血的老叔必会大声训斥甚至飞也似的到杨谌身前毫不留情的给他一脚,几天下来杨谌的枪法没多少长进但身形却有了长足的进步,挨脚挨多了的结果。

    现在去拜访老和尚身边多了一个人,那就是李络秀,她第一次见老和尚就叫嚷着要跟他比试以杨谌当家人的身份检验老和尚这个师傅合不合格。老和尚仍旧是一副道貌岸然的神棍模样口念佛号慈悲的不得了,当李络秀伸手揪下他一蓬蓬的胡须之时,他再也不淡定的装神弄鬼了一个劲的叫着女施主手下留情。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杨谌的武艺更上一层楼,虽然每天还是挨老叔很多脚但是枪法却习练的日渐成熟。还有不得不说一下杨谌未来的泰山大人,他经常地通过李络秀找杨谌切磋刀法但也经常地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杨谌每每于此都感觉得这是人生的一大快事,世界是如此的美好空气是如此的新鲜。两人的关系已在这你来我往的较量中日渐的近了,更甚至于李父都有和杨谌烧黄纸斩鸡头拜把子的念头,不过当然遭到杨谌的拒绝,要是那样他更是和李络秀门不当户不对了。

    杨谌坦然的活在旧社会的温柔乡里却有种睡不醒的感觉,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却日渐成熟,不管是自己的本事还是心智,至少与之前那个迂腐矫情的的相公老爷强了百倍(跃马大明14章)。转眼间已近秋季,离杨谌杨谌立誓娶妻的日子还有大半年,杨谌不急却急的李络秀收拾停当做好了与杨谌随时私奔的准备。

    大明朝的天空总是波云诡异,有时候变换的让人措手不及,就在杨谌美美的过着小日子的时候却听得武举即将开科,这一下就急坏了杨谌,因为这是作为一个武人为国效力的最好的途径,再者杨谌也不想和父亲似的从一个大头兵做起,要那样杨谌还是干脆早早地做好与李络秀私奔的准备吧。

    明朝是一个重文轻武相当厉害的朝代,将领的选拔大多时候都是装装样子。但是历史的步点不是每个人都能猜透的,时事的变幻无常往往总是出人意料,杨谌的到来必定是改头换面踩着历史的脚步来的,甚至于他的脚步也改变了历史。

    明时武举制度的考试程序共有四级,即科、乡、会、殿。科试一般在府城或直属省的州县治所举行,它为乡试做预备工作,取一、二等武艺人才参加乡试。乡试,每三年举行一次,在北京、南京及各省城举行。南京由兵部主持,其他布政司由巡按、御史主持。考期在九月,中试者称“武举人”。会试,亦三年举行一次,考场在京师,起初由兵部主持,后来改由翰林院主持,考试在乡试后的次年三月举行,应试者为各地武举人,考中的称“武进士”。会试考中以后,再参加殿试(又称廷试),由皇上临轩策问,阁臣与兵部尚书侍班。

    杨谌急有急的道理,因为他悲催的发现即将在九月份举行的是每三年一次的乡试,而最初一级的科试早已经过去,他现在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杨谌现在的感觉就是生不逢时,英雄无用武之地。李络秀听闻此事也叹息不已,觉得此生可能出嫁无望了,急急忙忙的扔下众多平日里兴致勃勃的琐事回家哀怨去了。

    不过世事总有的转机,就在杨谌整日里重拾秀才本色吟诗作赋甚至唱些酸曲抱怨世事不公的时候,他未来的泰山大人挤着一张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帅脸骑着快马风风火火的第一次登门拜访。当李父一进院就看到坐在井台边唱曲的杨谌一下子没回过神来,在原地欣赏了很长时间杨大相公缥缈无迹的小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之后终于是忍受不了杨谌的小哀怨气似的狠狠地甩着手中的马鞭。

    一直沉浸在自我之中的杨谌听得耳边啪啪作响才醒过神来,他看到来人毫无起身相迎的准备,而且还一直翻着白眼。

    “本公子今天没心情与你切磋,你还是看好你的闺女吧,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和她一起远走高飞了。”杨谌低眉耷眼的说道,毫无尊卑的说道。

    “嘿嘿,你小子还真是欠揍,就这么着就蔫了,我觉得我还是看走眼了,挺替我女儿不值得。”李父边说边走近杨谌,手中的鞭子却一直被他抽的很响,那劲头就好像抽杨谌一样,而李父也是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别和我说些没用的,要不您老再宽限些日子,我准备去入边军从大头兵做起,五年,我想以我的水平还是十年吧,将来我做的总兵之时再来娶你家的闺女。”

    “我呸,你想得美,十年你就能从大头兵做到总兵之职,你做梦去吧。再说到时候我女儿都成老姑娘了,你还能要。”李父这次不空抽鞭子了,他怒火中烧的要抽杨谌的鞭子。

    杨谌赶紧的起身礼让怒气冲冲的李父坐下,还客气的给他斟上酒水,李父斜眼看了看杨谌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而杨谌却在一旁偷偷的打量着他,不,准确的说是他手中的鞭子。

    “我给你寻了个路子,就别在这里像个婆娘似的哀怨了,要不是看着我女儿整日里萎靡的样子我才不管你这闲事,你到说起风凉话了,哼。”李父不解气的夺过杨谌手中的酒壶给自己又斟上一杯将酒杯端至嘴边气愤的说道。

    杨谌一听此话心中不由得大喜,“给我寻了条路子,给我走后门,这年代也行这个?”杨谌简直不敢相信,但当他看了看可爱的未来岳父大人气宇轩昂的喝酒的样子他心中大定,“是了,依他的官职给自己走后门定是妥当,看来他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嘿嘿,真是天助我也。不行,还是先问问是什么路子吧,不是让我跟他去混吧,那他还不得给我小鞋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