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十三章:比武招亲 二

第十三章:比武招亲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谌口不择言的喝声惊住了台上的人,同时也惊住了将要散去的观众,他们都统一动作的回头观望,好奇的看着翻身上台却没站稳脸先着地的杨谌。
  
  “哪来的捣乱之徒,拿了一并关进大狱。”那中年武官眉头紧皱却轻描淡写的说道,他心中也是纳闷今天捣乱的怎么进这么多,刚才一个杂耍卖艺的,这难道又来了一个趴在台上碰瓷的,也不看看今天的场合,真以为我是好相与的吗?
  
  武官刚要回头却吓了一大跳,自己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依然跳到自己的面前,差点就与她撞了脸,吓得他酣下稀稀拉拉萎靡胡须隐隐有翘起恢复生机之势。李络秀一脸焦急却面带扭捏的看着父亲,她心中的小星火在看到杨谌的时候就已经熊熊的燃烧起来,烧的她满脸的红晕。
  
  “父亲,既然来了总是要比试的,不然难以服众啊。再说我还未与董家公子比试呢,再等些时候也无妨的。”
  
  站在那里正在飞扬跋扈一腿抖动的猛将兄身体一下子就定住了,接下来全身都抖动起来。
  
  李父心中也是不由思忖,不过他却没看出来李络秀的小心思。他朝身边刚站起来的瘦弱文官一抱拳,“黄堂大人,你看……”
  
  那文官好似心中很是不快,但也不好折了面子却狠狠地一甩袍袖复又坐了下来,眼睛斜斜的看了看李络秀,眼中满是鄙视。
  
  李父见到尴尬的笑了笑,也坐了下来止住要向前拿人的军汉,“那就继续吧,也好让众人心里服气。”边说边向着身边的董知府尴尬的笑着点头。虽说自己是正三品的卫指挥使,但是地位却低的可怜,在这位四品黄堂知府的眼里诚然如此。
  
  李络秀见父亲这般脸上立刻眉飞色舞,她刚要急急地去扶起杨谌却被身边的美妇也就是自己的母亲一把拉住,面对母亲凌厉的眼神她羞涩的低头不语,手紧紧地攥着衣角。
  
  “可是遂了你的愿了吧?”李母低低的在李络秀耳边说着,刺激得她身体扭动作娇嗔状。
  
  杨谌此时依旧趴在地上,他觉得自己太丢人了,他现在后悔这么焦急的上的台来,让他怎么面对未来的岳父岳母,怎么面对台下依然围上来的江东父老啊。他现在要歇一歇,歇一歇自己不堪羞愧的小心脏。
  
  台上台下的人等了好久杨谌都没起来,他们都纳闷这呆子该不是睡着了吧,怎么?还是要施展什么醉梦罗汉拳?台下的人议论纷纷指手画脚,其中不乏起哄喝倒彩者。
  
  台上的李父坐不住了,这是怎么个情况啊?你是来挑战我的心理极限的吧?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
  
  “你这书生说又不说打又不打,这是为何?再不起身便把你以捣乱处置了。”李父额头青筋暴起,怒不可遏的拍着椅子扶手大声质问。
  
  杨谌的憨劲上来才不管这些呢,他依旧我行我素的趴在台上,期间还挪了挪身子舒展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身体,手也无良的抓了抓屁股。
  
  “你再不起来我来我可走了,你我再不相见。”李络秀终于把持不住了,不顾自己的矜持也怒不可遏的威胁说道,要不是这里人多自己早就将他一顿好打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接瓦,惯的毛病!
  
  台上台下的人被李络秀语气中的罡风惊得纷纷向她行注目礼,眼中满含着恐惧和庆幸。那董知府也就是李络秀未来的老公公脸上一阵阵的抽出不停,那阴庑的小眼睛瞪得老大。李父李母却没有发呆,大概是习惯了李络秀的脾气,不过李父好像是听出什么来了,一个劲的看着李络秀,眼睛中还是有些许的疑问。
  
  “起来还不行吗,我找你很久身子有些乏了歇一歇,嘿嘿。”杨谌直接从地上蹦起来,身形快的目不可及。
  
  李络秀见杨谌起身无赖的看着自己,刚才的女霸王形象瞬间变成了柔弱无比的小女子,不慎娇羞的低头不敢看杨谌,那模样惊得李母在她身旁一个劲的直哆嗦。
  
  李父诚然是看出了什么,他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他看着这个书生打扮的瘦弱青年,心中满是厌恶。他虽然作为一个武官身份地位不高,面对着文官还要低三下四,但是他心中还是有几分孤傲的,比如他身边的这位,虽然面上恭敬但心里却厌恶异常。
  
  “那书生这不比你吟诗作赋,失手会出人命的,你还是快快离去吧。”李父摆了摆手那模样像是赶走身边的苍蝇一样。
  
  “大人,我既然上的台来就是要比试的,怎么说要走呢?”杨谌不知道这个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的武官是李络秀的父亲,语气便不客气的说道。
  
  “真是不知轻重,好话与你你却不听,看待会你又如何,哼!”
  
  “又是你这个小子,看今天我不打死你。”一旁的董少爷看到杨谌又气又急地说道,他是知道杨谌和李络秀的关系的。
  
  “猛将兄久违了,不知身子可好利索了,有病早治啊,呵呵”杨谌抱拳向董杀才行礼,脸上满是戏谑之意。
  
  “真真气煞我也,我要与你决一死战。”董杀才的脾气还是有的,从小养成的官二代脾气瞬间被杨谌丑恶的嘴脸所点燃。
  
  “龙儿不可造次。”李父傍边的鸟人声音平静却颇具威严的说道。
  
  “不,我不听,这小子五次三番的戏耍与我,孩儿咽不下这口恶气,今日里定要争个你死我活才好。”董杀才小脾气上来连自己的亲爹的话都不听了,他还是傍些武艺的,那日里要不是杨谌偷袭也不至于留下笑柄。他的二弟肿了近月余,成为纨绔圈子里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连自己经常去的风月场所的女子们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劲了,那眼神分明就是再问你还行吗?所以他今日里定要报那一脚之仇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
  
  不管父亲怎么劝说猛将兄心意已决,叫嚷着要立下文书与杨谌来个生死之争。李父还是不好说些什么的,一则如若他将这书生打个半死才好,杀杀这小子不知从哪里来的威风。二则他又不是自己的儿子也管不了那么些。他见两父子争执不下,便伸手制止住董知府,在他耳边悄悄地说道:“我看还是依了他吧,你看那书生文弱不堪定然是胜不了的,给他些颜色看看也好。”
  
  那董知府听完此话小眼睛一个劲得滴溜乱转,心中也是计量着得失,“你这书生看来如何啊?”他想了一会颐气指使的问道。
  
  “尊大人之命。”杨谌会错意了,他认为这可能是他的未来岳父,虽然是个鸟人但是自己还是听话的好。
  
  李络秀在一旁听到杨谌的回答心中却紧了起来,董杀才的杀伤力自己还是清楚的,虽然说不上多么厉害但对杨谌这个小菜鸟来说可能还是有些危险的,她焦急的在一旁不知所措,身边的母亲却亲亲的攥住她的手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那最好不过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待会看你怎么死。”董杀才杀心已起,面露狰狞的对杨谌说道。
  
  “那也是最好不过了,希望猛将兄到时不要再倒地哀嚎了。”杨谌反唇相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