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十二章:比武招亲 一

第十二章:比武招亲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深人静,灯火阑珊(跃马大明12章)。李大小姐毫无睡意,她穿着里衣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人儿发呆。她双眼有些红肿,嘴巴倔强的嘟着,一副嗔怨的模样。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托着粉腮继续死盯着镜子。

    “这个死呆子,我长得很丑吗,怎么这么磨人家的心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李络秀突然间站起来嗔怪的跺着脚,像是要把那死人剁死在脚下似的。不小可能踢到了椅脚,疼的他泪水哗的一下就下来了,也可能不是,只是为了那伤她心的人。

    李络秀好似笼中的鸟儿结局是注定的,在这个女人地位普遍低下的社会他找不到自己的自由。若不是李络秀武力值惊人再加上时常横行乡里恶名昭著,这会可能已经嫁做人妇已育后代了,更何况她还出生在一个封建的根深蒂固的明朝武官家庭。

    李络秀的父亲就是实现了杨谌目标的前辈,明朝绍兴卫的卫指挥使,正三品武官且授昭勇将军。一个封建政权的武官绝对是积极响应时代的号召的,早就本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千古遗训给李络秀说了一户人家,就是前文书中说到的那个猛将兄。

    要说猛将兄也是了不起的人物,要不以他飞扬跋扈鱼肉乡里的作风早就被广大人民群众活活殴死在街上了。猛将兄本姓董,是绍兴知府董珍的独子,仗着老子的势力早就踏踏实实的做了官二代。虽说这门亲事早就内定了,若不是是李络秀超人的实力硬生生的揍得董杀才一个劲的让他爹消了这门亲事,不然李络秀早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待到李络秀十七岁了,父亲终于忙中偷闲的想起了她,于是就要尽快的促成这门亲事,生怕李络秀这个祸端砸在自己手里。但却正直李络秀情系杨谌,于是父女间的矛盾就爆发了,在李络秀揪掉父亲好不容易才蓄起的胡须之后,她被气急败坏的父亲禁足了,被生生关在家里近月余。期间只需送些饭食,杜绝任何人探望,苦的李络秀却不禁想起了杨谌,整天以泪洗面,做回了小女儿的模样。

    直到禁闭解除她才迫不及待的去寻日思夜想的人儿,可是迎来的却是杨谌一而再的沉默,她不死心的回到家之后自己关起了禁闭,杜绝任何人探望而且也杜绝了饭食。今晚自己决绝的像那呆子下了最后的通牒之后她好像彻底的死心了,主动找到父亲答应了这门亲事,激动地正在吃晚饭的李大人将粥吐了他一身,大呼老天开眼(跃马大明12章)。

    不过李络秀却提出了条件,那就是要比武招亲,虽说自己的丈夫已内定,但是自己要充当最后的关卡,至少能在嫁做人妇遵守妇道之前名正言顺的揍那杀才一顿。还有就是就是……,就是什么李络秀也不知道,她心中好是有那么几缕小小的星火,为了某个不开眼的人所准备,她还是希望那小小的星火能燎原开来。李父稍作犹豫便答应了她的要求,这个要求还是可以在自己可控之下的,毕竟自己的人手是有的,到那天把那些不长眼的江湖好汉一并打发了就是了。

    起了一大早的杨谌梳洗打扮准备妥当之后就把老叔从被窝里拖了出来,睡眼惺忪的老叔穿衣起床之后才发现现在才寅时就要再睡个回笼觉,但看到神情紧张,眼眶发黑的杨谌时才打消了这个无良的念头,

    “讷言,有些早了吧,打扰人家不好吧。”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杨谌决定早早地守在虫儿门口,等到她一出来就吃定她。

    老叔无语的准备马车去了,杨家还是有马的,只是平日里养在佃户人家做耕地用,用时才拉来套车。杨谌坐着平板马车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摇摇晃晃的向绍兴府进发,他抬头看着着天边的一丝亮白,觉得前路漫漫却希望不远,胜利不远,也离那虫儿不远了。

    到了绍兴府杨谌才发现一个大问题,自己这只鸟儿是一早就飞过来了,但是好像李络秀这只虫儿却从没告诉自己家住在哪里,急的王大海抓耳挠腮了半天,气愤的瞪眼看着不着调的杨谌。王大海赶着马车在绍兴府主要的几条街道上来回的巡视,吓得路边刚摆上小摊的小摊贩们以为是城管来了,急急地护住自己的生计。

    寻了一上午无果,杨谌来到曾经自己被救的小桥之上,看着平静的河水心中暗淡无比,自己今生真的要失了她的踪迹吗?杨谌现在心中的那棵爱情树无比的茂盛,撑得他心脏有些受不了了,那千疮百孔里脏流出的满是忧伤。

    杨谌和王老叔安定马车之后漫无目的的走在绍兴府的街道之上,已近中午,耳中充斥的人来人往的嘈杂声。杨谌突然间驻足,眼前却是那个包子铺就那么突兀的出现了。老板见着杨谌眉开眼笑,早早地跑过来盛情邀请杨谌吃包子。杨谌行尸走肉般的走了过去,他不待老板招呼就从蒸锅里抓里几个,秉承自己一贯的作风蹲在蒸锅前狼吞虎咽,可能是被噎到了,噎得他泪流满面。

    “快去看啊,东城有人比武招亲呢,去晚了排不上号了,嘿,说你呢,还有闲心吃包子啊,赚个美娇娘回来不吃饭都行。”老板街边的餐桌上有人大声的着。

    杨谌马上就止住了嘴上的动作,他心底抽搐了一下,突然间他站起身来走到老板面前抓住他的前襟就是一阵的叽里呱啦。老板纳闷的看着他,还不时抹着脸上的油脂和肉沫。杨谌吐掉口中的食物,焦急的问老板什么情况。

    “谁家比武招亲,可是常常与我同来的那个女孩?”

    “这……这我也是不知道啊,我只管卖包子。”

    “说不说,再不说我掀了你的包子铺。”杨谌现在有些不讲理,他心中感觉到了什么。

    “我给你问问,你先别动手。”被抓着衣领的老板看到街上来往的邻里,急切的对杨谌说到。

    “嗨,李二狗子,到底是谁家招亲啊,你快说说救救老哥哥的性命啊。”老板急切的对着街上一个一瘸一拐口眼青紫的矮个子行人大喊大叫。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什么卫指挥使的女儿招亲,这不还没上去呢就被踹了下来,摔得我这腿都不利索了,可怜我的美娇娘啊。”

    杨谌听到此话直接来了一个瞬移又是抓住了那矮子的衣服,“那户人家女子姓什么叫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