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十章:情根深种

第十章:情根深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用老和尚的话说杨谌现在是已破除了心魔,那是有大造化的(跃马大明10章)。

    不错,杨谌现在的境况可以说是地利人和,师傅收了三个,母亲也同意了自己的做法,还有就是杨家庄里的男女老少自从上次杨谌把族长气的卧床不起之后都避之唯恐不及,为他提供了广阔的天地让他习练武艺,现在的杨谌至少能和鬼怪一个级别,能止小儿夜哭。

    但是天和之说就有些勉强了,老天爷从一开始可能就不太待见杨谌,原因嘛就是杨谌做过的事情都有违天和,特别是大白天骂老天爷的的做法。

    杨谌现在的每一天都过的很充实,老叔天不亮肯定会叫他起床,让他闻鸡起舞的锻炼着身体。自家院中的鸡鸣声总是很早,杨谌怀疑是老叔故意所为,无良的效仿了半夜鸡叫的周扒皮。虽然王扒皮还是没有教他那套帅呆了的枪法,可是杨谌仍志得意满的操练着。

    李络秀又恢复到满血疯魔的状态,稍有不慎杨谌就会招来无妄之灾。杨谌觉得李络秀之前的温柔贤淑都是装出来的,就好像是喂猪的屠户,先客气的哄着你吃食把你养肥,待到过年时却又毫不讲情面的亮出了屠刀(跃马大明10章)。不过在李络秀拳打脚踢之下还是有好处的,不仅锻炼了杨谌的心智,而且还增加了他对敌时的经验,再有就是外练了一身的筋骨皮,真可谓是一石三鸟之壮举。

    李络秀的精神状态却不是很好,在教训杨谌这种平日里都豪情万丈的快事面前显得有些精神恍惚,以至于杨谌每次都有机可乘,偷袭反击得手,就算是不小心揩了几下油这种大事李络秀都没有往死里揍杨谌,只是形式的摆摆样子便放过他,让杨谌着实有些不适应,有些心惊胆战。

    杨谌也看出李络秀的心情不是很好,毕竟是相处的日子久了,但是他总是不忍心问李络秀,生怕她说出什么意外让自己难以接受。道是无晴却有晴的的境地是最折磨人的,小儿女们稚嫩的小心脏经往往是不起大风暴的摧残的。

    老和尚还是那样,一副道貌岸然的神棍模样,到现在杨谌都不知道他的法号是什么,不是杨谌没问而是老和尚执意不说。杨谌早已经将他的那套刀法练得纯熟了,这与杨谌精明的头脑和辛勤的汗水是分不开的。老和尚往往还没等教杨谌下一招式,杨谌却早已从千变万化中推演出来一二,每每都是让老和尚欣慰之至。

    杨谌每晚练习功法都到很晚,李络秀教的拳术和老和尚教的刀法定是要练习到筋疲力尽才肯罢休。时间的水流看似缓慢却实际上湍急异常,经历了几个月的扎实练习杨谌的武技之术突飞猛进,甚至有时候晨起与老叔对练都能偶尔小胜了。

    “老叔,你弄那么些木桩子干什么,不是要我练习梅花桩吧?这个我喜欢,定是了不起的技艺。”

    王大海便边将碗口粗细的树干砍断便满含深意的抬头望着歇息的杨谌,“你不懂,等到了时候你就明白了。”

    “还藏着掖着,你的那些武技本小爷看不上眼,到时候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技法。”

    “看不上眼的话先别说,到时候你还得求着我呢。”王大海用力的看着树干,声音随着身子的震动而震动。

    杨谌对此不屑一顾,他觉得王大海除了那套枪法可堪一用之外,教自己的全是些皮毛。

    杨谌与王大海百无聊赖的闲聊着,眼睛却是不是的看着院门方向,他是在等着某人的到来,他坐在院中的井盖之上双眼看似不轻易的一瞥却满含着热切,现在杨谌的样子俨然好像那望夫石,不,望妻石。

    李络秀这几天毫无征兆的旷工了,杨谌也觉得纳闷,她是怎么放下伟大的教书育人的工作了呢?可能是忙别的去了,自己老霸占着他还不能让她有些自己的人情世故吗?杨谌心中稍微的平静了一下,可还是不放心似的一个劲望向门口处。

    王大海久久没听到杨谌说话便抬眼望向杨谌,见杨谌一个劲的直盯着门口会心的笑着摇头不知。

    “想李姑娘了吧?见了面就吵,一日不见却如隔三秋,相思无益啊,嘿嘿……”

    杨谌听完老叔的话显得有些局促,来到老叔身边抢过他手中的利斧对着树干就是一通的乱砍,被挤到一旁的王大海擦着额头的汗水又是微笑着摇头,饶有兴致的看着杨谌在发人来疯。

    杨谌急切的砍了许久却一扔手中的斧头直直的出门去了,神情急切,步履匆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中莫名的烦躁和不安。他来到河边的柳树旁,看着李络秀曾经在上面留下的斑驳痕迹,心中更是忧虑,低沉。

    他索性站定河滩,起好架势打起了那套李师傅教授的拳法来,那套平日里练习都虎虎生风的技法这次却被杨谌打的软绵绵的,更准确的说他是在着慢放动作,他仿佛是在仔细的体会着每一个姿势,那个样子不像是自己在打拳更好像是在睹物思人。

    杨谌不想承认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脆弱的小心灵已经沉沦,他现在内心的爱情小萌芽还是很稚嫩,还没有长成那繁茂的枝枝叶叶。这就和李络秀内心的情况就不同步了,她的依然成树,那藤藤蔓蔓早就缠绕的她不能自已了,这就有点妾有情郎无意的意思了。我欲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杨谌的事业和爱情到如今为止都有了不小的进步,只不过他能体会到自己事业的进步,但他爱情的神经却是无比的麻木,可以说是已经长死了。

    杨谌自顾自的在河滩之上发癔症似的手舞足蹈,神色黯谈,背影凄凉,阳光,微风,河水,柳枝,这些和谐的事物都为之黯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