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八章:往日秘辛

第八章:往日秘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络秀表现的再露骨,杨谌也视而不见,他现在正在接受苦难的洗礼,如果再来一个李络秀那么洗礼很可能就会变成受难了(跃马大明8章)。

    忍着疼痛杨谌亲自送李络秀出门,她第一次没有揍自己杨谌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所以必须以礼相待。眼泪汪汪的李络秀盯着杨谌,满脸的不舍,裸的眼神把杨谌看的有些发毛,身上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了。两人走走停停的走了很远的路,有些十八相送的意思,杨谌索性只好忍痛,忍住背上的痛一转身自顾自的回家去了,气的李络秀嗔怪的一跺脚也骑马离开。

    “讷言,你来我房里说话,瀚波你也来。”一进家门的杨谌便被母亲叫住,杨母脸色有些黯淡无光,仿佛心中有事。王大海似乎是察觉出什么来了,低低的回了声是也亦步亦趋的跟在杨谌的身后进了房间。

    “讷言,母亲今日有些话要讲,你记清楚。”杨母坐在房中榻上表情严肃地说。而杨谌和王大海像是犯了错被训斥的孩子,一进屋就低头不语,还时不时的交换一下眼神,再有就是紧盯着自己的手不停的抠着指甲缝,好像手上真有什么不自在似的。

    “母亲请讲,孩儿洗耳恭听,一定记得心头。”

    “瀚波你来坐下,也仔细听着。”

    王大海仿佛是没听到杨母说话似的仍旧低头待在原地,眼神依旧飘忽不定,目测正在神游天外呢。

    “瀚波,瀚波!”杨母瞬间提高了声音的分贝,把正在脑海中遨游的王大海吓了一个激灵,抬头茫然四顾,一副痴傻的模样。

    “来坐,我有话要讲。”

    明白过来的王大海扭捏的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但神情好像很痛苦,屁股扭来扭去的如坐针毡。

    “讷言,你要做那弃文从武之事母亲是再也不管束你了,但你要清楚其中的利害不要误了自己的前程才好。”

    “多谢母亲成全。”杨谌沾沾自喜,心中由来已久的大石终于放下,顿觉轻松。

    “讷言,你可知你父亲做的是什么营生,为何这么多年母亲没给你讲起过。”杨母的话像是一剂兴奋剂瞬间让心中已经如释重负的杨谌又紧张起来。

    父亲这个词对于杨谌来说是很陌生的,甚至连名讳都不是很清楚,因为自己从记事起就没接触到过。穿越以后自己也曾经在自己脑海中人肉搜索过,但遗憾的是只得只词片语,无非就是早已过世的记忆。杨谌以为可能是由于自己记忆失散了太多的缘故也没有深究,但今日杨母谈起此事令杨谌瞬间就明白了,父亲的信息是杨母以前有意的避而不谈而不是自己记忆缺失了。

    “母亲,我父亲不是早已过世了吗?这些年来母亲不说也定是有原因的,孩儿明白道理。”杨谌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但心中想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

    当杨母提到杨谌的父亲时,坐立不安的王大海一下就安静下来,脸色沉默的可怕,手却不知所措的在椅子扶手上来回的摸索着,身体也轻微的抖动,眼中朦胧含雾,神态沧桑。

    杨谌只顾得在思考也没发觉现场的气氛已经降到冰点,森然的可怕。杨母看着一旁的王大海眼中也是不忍,回头见杨谌站立不语只好清了清嗓子,打破了这沉静如死水般的气氛。

    “瀚波,还是你来说吧,我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杨母嗓音还是有些低沉沙哑。

    王大海一听叫自己却怅然叹气,双手摸索椅子扶手的频率越来越快,突然长身而起用力的抹了抹眼角的老泪,严肃的看着杨谌。

    依然已觉气氛不对的杨谌早已发现母亲和老叔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不由得心中更觉奇怪。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眼睛渐渐瞪得很大并有夺眶而出的危险。

    “不会吧,老叔是我父亲,这也太狗血了吧,和那些电影电视剧情景一个样,没有什么新意啊。”杨谌心中还是很惊讶的,他现在看着杨母和老叔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心中的小八卦一下子就运转起来,将种种猜测的影像结合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狗血剧情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

    杨谌面带微笑,猥琐揶揄的微笑看着母亲和老叔,他正琢磨着怎么认这个爹呢,轻松过度?自己就高兴的喊声爹,再揽着喜当爹的他亲近亲近顺带让他写一下遗嘱以便以后好接收?还是来场父子相认的苦情戏?两眼泪如泉涌,声嘶力竭的抱着老叔地腿改口喊爹顺带再要几个改口费?杨谌心里还没敲定自己的戏码,王大海重重的一声咳嗽打断了正在脑洞大开的杨谌。

    “讷言,我说的你一定记好了,休要再胡思乱想!”王大海声音微怒,仿佛看穿了杨谌心中龌龊的想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