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七章:宗祠请罪

第七章:宗祠请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谌怀疑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如果查一查黄历一定是诸事不宜(跃马大明7章)。自己刚刚自火线上撤下来却又上了另一个战场,杨谌惊恐的看着逼近的人群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一定盛情邀请李大师傅陪自己回来,那武力值绝对能将自己再一次捞出去,失算了啊,杨谌欲哭无泪。

    “停,”杨谌急中生智的喊道,“各位父老兄弟有事咱们坐下来慢慢商量,我去给你们冲茶倒水,你们商量你们的,就不要如此热情的招待我了,呵呵……”杨谌面露傻笑就要从众人中脱身而出,但在座的各位乡亲父老却盛情难却纷纷伸手抓住杨谌的衣物,怒目而视。

    杨谌的反应和在绍兴府集市上的反应一致,委屈的双手抱头蹲下,口中仍喊着别打脸还要娶媳妇之类的话。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啊,无非就是看看邻里之间往来的小美女们,和街上的大嫂子小媳妇嬉笑打俏,再就是追个狗撵个鸡什么的,再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事情了,怎么报应全都落在自己头上了呢?

    杨谌事到临头才反思着自己的过往行为有无不妥,却仍旧乖乖的蹲在原地抱头等待着暴风雨的降临。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体会到拳脚加身的感觉,随即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各位乡情父老,身子却仍然做防守状。杨谌观察了很久发现他们没有要揍自己的意思,刚才可能是自己被揍的经历太多了后遗症又再次发作的缘故,这种事情熟门熟路了让人多么的不好意思啊,都怪李络秀和那帮杀才。

    杨谌傻笑着急忙起身,冲着各位乡亲父老作揖不止。“打扰到各位开会了吧,我马上消失,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杨谌不好意思的伸出双手请众乡里去各忙各的,依然揣摩着众人的心思想要脱身。可是人们仍未散去依旧包围着杨谌,对他的盛情熟视无睹。

    杨谌心里有些急了,这打又不打又不放自己离去这可如何是好,还不如将自己毒打一顿呢,这气氛好尴尬好憋屈啊。“你们说句话好吧,我没犯什么错啊搞得这么兴师动众,这让我情何以堪啊。”杨谌终于憋不住了,试探性的问众人的意图如何,但是人群里仍旧不出一声。杨谌看向外围的老叔,见他“羞涩的”向自己小幅度的摇头不止,手却私下里向杨母指去。杨谌又将视线转移到母亲身上,但见她就那么面无波澜的稳稳地站着杨谌更是想不出什么缘由了。

    杨谌彻底的崩溃了,他现在的心中充满着悔恨,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穿过来找虐,在自家里当一个无所事事的宅男丝多好,看看自己这一身的伤痕,再想想长路漫漫布满荆棘的前途,再想想自己那颗已经到了碎裂边缘的小心脏,眼中瞬间溢满了泪水,太欺负人了,不带这样的。

    “各位天色不早了,洗洗睡吧。”杨谌一下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身体轻微的抖动作无赖状,眼睛轻阖着。

    众人绝对是额头直冒黑线,刚才还义愤填膺的他们现在内心充满了愧疚,“我们把秀才公都逼成什么样了,他还是一个孩子啊,还是大明朝一朵含苞待放的祖国花朵啊,竟然被我们逼的成了撒泼打滚的泼妇,唉,看来秀才公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常人也高不了多少。”他们纷纷无奈的看向外围刚才喊话的老者,对杨谌他们是束手无策。

    老者一身布衣寻常庄户人家打扮,身上的布衣补丁摞补丁,腰间一根草绳系着,脚下一双破旧布鞋,裤子一个裤腿挽至膝盖处,另一个却已经千疮百孔的在风中飘荡。脸上皱纹沟壑纵横褶褶巴巴的皱成菊花状,可能是嘴中牙齿有落嘴巴向里兜着,还时不时的伸舌头咂摸一下自己的嘴唇。胡须尽白但只留酣下,一翘一翘的显然是被杨谌气得不轻。他背脊驼的很厉害,脸都快要与地面平行了,所以费劲的一直抬着头用自己“娇小”的老花眼恶狠狠地看着正在作的杨谌,不过他精神矍铄,毫无龙钟老态之象。

    老者紧盯着杨辰慢慢的的分开众人来到他近前,然后伸头落到杨谌头顶的正上方,他不用弯腰也不用低头,因为这是他最自然的姿势。

    “孙子,这又是怎么了?今日里你叔伯兄弟前来与你谈谈心不欢迎吗?”

    “叫谁孙子呢,你才孙子呢!”杨谌闭着眼睛一听此话就火了,你们可以用暴力征服我的身体,但不能爆粗口征服我的心灵和尊严。杨谌腾地一下就要坐起身来开骂,当睁开双眼要用力的时候却乖乖的闭了嘴,因为眼前的这位老者自己是不能得罪的,若是得罪了就有被狠揍的危险,罪名是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谩骂老族长。

    眼前的这位老头就是杨氏一族的族长,在封建社会里族长的地位是很高的,往往也身兼着最基层干部的职务,甚至于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有生杀大权,所以这个孙子杨谌还是必须得当的,还必须当得一点脾气没有。

    杨谌一骨碌就爬起来面带微笑向老族长作揖,躬身到底一副乖孙子的样子。老者对他的反应很欣慰,慢慢地向前扶住杨谌,又费力的抬头端详着他,不喜不怒,慈眉善目,沉静的眼神却散发着一股子威严,压得杨谌有些喘不上气来,小心肝扑扑直跳。

    “讷言啊,那日里听你母亲说你要舍了秀才的功名?”老族长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同时也尽量让自己显得和蔼一些,以至于将自己身子憋得有些颤抖,脸也像是要绽开的菊花。

    “族长,杨谌不才但也有些个志向,再也不情愿做着无用的秀才老爷,想要习些武艺去创个前程。”杨谌偷偷打量了老族长很久,见他态度比之众人要和蔼可亲的多所以就一股脑的将自己的想法倾诉出来,说完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不由得眉头大展。

    “孽畜,你真真是气煞老夫了,你若舍了这秀才老爷的功名,我就撞死在你面前。你还要习武,那你来与我过几招,来啊,看我不打死你……孽畜啊……”刚才还一脸平静的老族长瞬间就小宇宙爆发了,吓得近前的杨谌一激灵差点就当场。

    杨谌心中纳闷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发火了呢?这老头看来是年纪大了火气也大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你发什么火啊?这是爱管闲事。

    “老族长,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孙儿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有数,你老人家还是回家休息去吧,对身体有好处。”杨谌面对着身体因激动而瑟瑟发抖的老族长也是不让步,梦想这个东西不是能轻易的让人放弃的,就像是被洗脑的传销人员和邪教教徒,让他们把钱交公他们眉头都不眨一下。

    “你……你……,孽畜啊!”老族长也听出杨谌不要让他多管闲事的言外之意,他气得将折成九十度的腰硬生生的直起来夺过临近乡里手中的农具就要打杨谌,吓得众人纷纷向前阻拦,生怕他把自己腰给扭了。杨谌一见自己要挨打便夺路而逃,老族长嘴中边喊着孽畜哪里逃,便指挥着众邻里相亲阻拦,他们之间便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橄榄球比赛。杨谌仗着蛮力硬是突破重重防线向达阵——大门口冲去,期间撞翻对手无数但是最后还是被七八个小伙子绊倒按在了胜利之门面前,敌我力量的悬殊让杨谌吃尽了苦头。

    “你可松口了吗?若还不反悔我便将你带到祖宗面前让你尝尝家法。”老族长拄着手中的农具站定杨谌近前威胁他说道。

    “哼,你打死我我也不反悔,你这老嘎巴菜的,我就不反悔,气死你气死你!”杨谌真的是急眼了,被众人压在地上呼哧乱喘,口无遮拦的大骂老族长。

    老头子听到杨谌的骂他血压一高,身子立即摇摇晃晃如风摆杨柳般的跳将起来,“你敢骂我,真是反了天了……”老族长身子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干脆的往地下一趟闭过气去,不过在晕之前口中却嘱咐众人不要做脱了这孽畜,要把他请到宗祠里自己亲自“薄皮抽筋”杂治一番,说完才放心的晕倒在尘埃中。

    杨母不再是一副淡定的模样,见杨谌被众人抬着出了家门真笨宗庙而去心中不由得担心起他来。自己将他要弃文从武的事情告诉老族长无非就是想吓唬吓唬他,希望他坚定自己读书的信心,不要朝三暮四。没想到以前在老族长面前唯唯诺诺的杨谌却一改往日的懦弱,竟然挣扎反抗大骂族长,这真是不可思议,该说老天无眼还是老天开眼呢?

    老叔亦步亦趋的跟着众人来到门口目送杨谌,眼中含情脉脉,一脸的不舍,他转身扶起背上被人们遗忘在地上的老族长追了上去,临走之前还冲杨母点了点都,也不知是什么意思。杨母心中大定,稍稍整理了一下发鬓也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杨氏一族的宗祠并不华丽,甚至于有些破败了,就是那么几间寻常的家舍改装而成,但古朴大方,颇具遗风。杨谌家离此不远,众人簇拥着杨谌,不,是抬着他几步便进了宗祠之中,将他重重抛在了列祖列宗面前,可以看的出人们心中的不满之情,更看出杨谌对列祖列宗的重视程度,别人可能都是跪拜,,他却直接来了个五体投地,重视的爬不起身来。

    当人们想起老族长要去寻找之时,王大海背着仍在昏迷的老族长已然来到了宗祠之内,人们忙接过族长进行抢救忙把要站在一边看热闹的王大海给轰了出去,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姓王。王大海垂头丧气的来到门口见到杨母也来到此地,他想跟着杨母入内但见杨母只是在门口踯躅不已也只好跟着她在门口踯躅,杨母为什么不进去呢,难道他不担心自己的儿子吗?不是,原因也是只有一个,女人是不能进宗庙的,阴气太重容易走火入魔(跃马大明7章)。

    呃,伴着一声长长的舒气声老族长在众人七手八脚的抢救中醒了过来,口气中夹杂着浓郁的胃气,熏得众人一个劲的直皱眉头。他萎靡的环顾了下四周见是在宗祠之内身子一下子就充满了力量,摆开众人的搀扶蹦了起来,那一贯弯着的腰也挺拔的如青松一般。

    “把那孽畜给我带上来。”老族长一脸的严肃,也一改刚才的萎靡之情。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所以。因为那孽畜就躺在老族长的脚下不远处正在拜见列祖列宗。人群中不知是谁向老族长的脚下一指,让充满豪气的老族长再次恢复出厂设置,变成脸与地面平行的状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