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六章:惨被围攻

第六章:惨被围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是哪个伟人说的,时间就像一头野驴,跑起来就不停,转眼间杨谌已在三位师傅的调教下过了将近两个月,其过程苦不堪言(跃马大明6章)。每日里天刚刚亮就被无良老叔叫起来练习基础,无非就是些就是些锻炼身体协调性的东西,实际点的东西一点也没教。不过杨谌也是知道自己的弱处,很是配合的被吆来喝去,期间只是偶尔的翻翻白眼伸伸中指罢了。

    李络秀这个师傅还是比较称职的,为人师表的优被她发挥的淋漓尽致。早饭点一过必会登门授艺,以至于杨谌早饭吃得心惊胆战,堪比耶稣受难前的最后晚餐。不过李大师傅教的就实际的很多,一上来就直奔重点,那套现实版的七伤拳杨谌已练就的七七八八,虽说其中滋味还是不足,但不能不佩服一个丝书生的眼力和理解能力,曾经阅遍天下有码心中自然的的功力还是有的。杨谌跟随李师傅学艺还是比较听话的,不,是相当的听话,连白眼都不敢翻,原因再明了不过,如果不听话就有以身饲虎的危险。课后活动就是陪李大小姐到处游乐兼散心,不过开心的次数比较少,李大小姐开心了杨谌会嘴贱的“引导”她不开心,要是不开心了那不用杨谌引导了,多半都是会被充当她发泄的人肉沙包。两人嬉笑怒骂中却没发现那异样情愫的藤蔓早已生根发芽,迟早有一天会缠的他们死去活来的,不过现在却只有杨谌死去活来,被揍的。

    吃过午餐未时刚过,杨谌必会到村中酒坊打一些村酒,然后悠然自得的去寺里寻老僧师傅,从村中到寺院的短短路途是杨谌最惬意快乐的时刻,这可能也是他能稍事休息的时刻。老僧也不是每次都在,若不在杨谌就会将酒放在显眼的石头上离去。老僧这些天并没有教杨谌武艺,却给杨谌讲了很多佛经中的东西,杨谌被感化的有点想吐,但他还是耐着性子一次又一次的去聆听老僧的教化,自当是漫漫苦难终会有苦尽甘来终成正果的那一天。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杨谌来河边不是游春踏青,他也不想过秀才老爷矫情的生活,也没有那个心情,他是来跟随李络秀习武的。今日里李络秀心情出其的好,坐在河边的石头上仔细的看着杨谌练武,眼冒绿光,脸红彤彤的,嘴角噙着微笑还泌出丝丝口水,跟童话里的大灰狼看到小羊一个样,看的杨谌动作全走了样,差点就崴了脚。不过一向严厉的李师傅也没有发觉,只是痴痴地看着他,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春光和煦,微风拂面,绿柳飘荡,把李络秀衬托得不要不要的,直冒金光,杨谌心中也是纳闷,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觉得李络秀越来越觉顺眼了,虽然仅仅顺眼而已。本来春光,微风,绿柳那些东西就是滋生感情的土壤,再者日久生情也是有些道理的,只不过是杨谌内心的小萌芽发育有些迟缓罢了。

    杨谌走近李络秀伸手在她那痴傻的眼前晃了晃,李络秀还是呆滞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受到惊吓的她变得手足无措,脸上的潮红一下就蔓延到脖颈。

    “思春了,要不要我给师傅介绍一个,杨家庄里单身狗还是很多的,保你挑的眼花缭乱不能自已。”杨谌嘴贱的时候头脑是最不清醒的,又调戏起这位武力恐怖的神兽来。

    李络秀听到此话瞬间神魔附体,很干脆的直接来了一招撩阴脚。杨谌却反应迅速,抬腿一别堪堪躲过李络秀的必杀技,反身朝远处狂奔而去。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要不是这几日她总是出此招熟门熟路自己肯定是躲不过的。杨谌一边跑一边回头逗弄着李络秀,脸上带着你奈我何的笑容,嘴中却呼哧乱喘。

    “我就是要给你说一个知礼知节的秀才老爷,让他把你调教的见人作福,举止有度,把你这只知道乱窜聒噪的小鸟雀活活憋死。”杨谌语言有些恶毒,但他却忘了他是杨家庄里唯一一个秀才老爷,说这话也就是把自己也绕了进去。

    “杨谌你是作死,还要给我介绍狗,我看你跟狗比较合适,看我不捉住你扒了你的皮。”李络秀撩阴脚没有凑效稍愣了片刻,听到杨谌的调笑气的也跑了起来,挥舞着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折来的柳枝,一副要将杨谌生吞活剥就地正法的模样。

    两人在河滩上你追我赶,溅起的河水不知不觉的打湿了两人的衣物,那份情愫也不知不觉的打湿了两人的心房。一个憨笑,一个嗔怪,像两个小情人似的在那里嬉戏玩耍。

    “你给我站住,你个死呆子,你跑不掉的。”李络秀脚步轻盈,与杨谌的距离越拉越近。杨谌脚步稍稍慢了些,一个不小心就被李络秀从身后扑倒在地。杨谌不甘被擒翻身挣扎一下就把李络秀抱在怀中,两人的动作就此停止,互相紧盯着对方,眼眸中情意弥漫。李络秀动情了应该,毕竟女孩子的心是最柔软的,但一直生活在打压之下的杨谌动情就有点意外了,他一贯的认为他的师父不是一个真女人,是一个披着小女生外衣的前世冤家。

    抱着李络秀仰身躺在河滩之上,杨谌改变了自己以往对她的看法,最起码从手感和胸前触感上来说还是比较不错的,前凸后翘,弹性十足。他以往都是恶毒的想这暴力女肯定没货,所以才愤世嫉俗的折磨自己。没想到今日里“以身饲虎”了才知道有货没货是要亲身试一下才知道。这小妮子被自己这样抱着不是也没暴起吗?这是要投怀送抱偿我所愿吗?哈哈……今天真是赚到了……

    杨谌的魔爪开始有所动作,慢慢的在李络秀后背向下移动,胸前的触点让他有些口干舌燥,杨小谌也有慢慢复苏的迹象。杨谌轻柔的准备上下其手,感觉到痒的李络秀羞涩的低头不看杨谌,两手微微用力的抓住杨谌的肩膀,那灵动的眼睛时不时轻瞥杨谌,让杨谌禁不住的哆嗦了很多下。今日里可能是自己受难之后的复活节,老天爷大发慈悲从天上降下一个林妹妹,不,李妹妹,哈哈……赚到了,赚到了!早已就位的魔爪反射般的狠捏了一下李络秀的翘臀,杨小谌也徒然发力一柱擎天。

    “呀”,李络秀眼神一下子就变了,充满惊恐和慌张,脸红的有随时爆血管的危险。杨谌却面带淫笑,眼冒绿光准备献身。

    只听得耳边厢两声脆响,杨谌的脸瞬间变成猪头,两耳嗡嗡作响,眼冒金星。“你这死呆子,竟然想就这么轻易的沾姑奶奶便宜,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你这淫贼好胆啊!”

    李络秀没有冤枉杨谌,刚才他的确是想“光天化日”来着,却忘了女施主不是什么善茬,岂能无缘无故的与他施舍。杨谌悲催的躺在地上,两耳光的后遗症刚刚散去,身上,腿上,甚至于胯间又遭到了让他寒心的沉重打击。遇上这个随时都能暴走的女施主,杨谌后悔万分,心中感叹世态炎凉人心不古,还有就是话本中那坑人不浅的才子佳人的动人故事。

    见杨谌在地上抽搐不起,李络秀厉声说道:“别在那儿给本宗师丢人现眼了,赶快爬起来与我去那绍兴府城中逛上一圈,姑奶奶心情若好了给你买大肉包吃。”李络秀的话语让人觉得杨谌就是一条在她面前讨他欢心的小宠物狗,小小的肉包就能打动抚慰他那颗受伤的心灵。

    杨谌委屈的从地上爬起来,跟在李络秀的身旁,身子低矮着,双手自觉地放在身前,眼睛中泛着丝丝泪光,嘴中喏喏低语,就差一根绳子了,杨谌就和宠物狗一个德行。

    李络秀和他的“宠物”坐在村中要前往绍兴府的拉柴马车车尾惬意的享受着春日里的阳光,李络秀腿一荡一荡的,脸冲着天空眯眼傻笑,一副小女子的情怀,看的身边的杨谌眼冒绿光,随即却又掩藏了下去,不然被他发现定又要惹来一顿暴打。

    古代的集市不比现在差,经济水平的落后阻挡不住人们购买的,特别是像李络秀这般大小的女子,那简直就是神行太保附身,不,比他更厉害,她们腿上没有马甲道符,也不用口念咒语就能神行千里,逛遍整个集市(跃马大明6章)。虽说女子不可远足,但大明朝的风气还是比较人性化的,没有上个街露个面就招罪的恶习。这就便宜了杨谌,陪着李大小姐逛街散心的同时,他也可以一饱眼福,美化一下自己的心灵,不然和李络秀在一起时间长了自己的审美会直线下降的。

    走到热气腾腾的包子铺前,杨谌瞬间就将美化心灵的重任抛之脑后,还有陪李大小姐逛街散心的光荣任务。他眼冒金光的走到临街搭起的的大蒸锅面前,直直的望着锅中那和蔼可亲的大肉包,心中的阴霾一下子就烟消云淡了,在大肉包面前,一切美女和李络秀都是纸老虎。

    李络秀鄙夷的看着杨谌,她不明白一个秀才老爷怎么这幅德行,那模样简直就像狗见了那啥一样。李络秀摇了摇头撇撇嘴后伸手一扬,一块散碎的银钱便被抛到蒸锅掀起的蒸布上,老板眼前一亮忙招待杨谌吃包子,一手还惦着那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的银钱。

    杨谌也是眼前一亮,双手抓起包子就地蹲下猛啃,嘴角流油噎得直翻白眼。李络秀有些忍不住了,他很想暴揍她一顿以解心中怒其不争的恶气。她一忍再忍,身子颤抖着直绕圈子,仰天长叹。

    “咦,这不是李大小姐吗?哈哈哈……今个儿少爷我撞运了,竟然能见到我日思夜想的小情人儿。”说话声透露着跋扈和,杨谌嘴被占着,可耳朵却也不曾闲着,他搭耳一听来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杨谌边啃着肉包抬眼观望来人,那人鲜衣锦袍,头发却胡乱地扎在脑后也未带冠,脖颈之上挂着一根金灿灿的长命锁,像极了今天脖戴拇指粗细的大金链子的土豪黑社会。他飞扬跋扈的站在当街,两腿分的很开却又不停的抖动着。一脸的横肉,眯成一条线的小眼睛淫邪的肆无忌惮的看着李络秀,仿佛好像要吃了她似的。狗熊般的身子后面站着许多青衣小帽的家仆,那群一看就是些为虎作伥横行乡里的恶仆,他们此刻在起哄高喊,为自己的主子呐喊助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