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五章:寺中老僧

第五章:寺中老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晚杨谌惊恐地发现自己尿血了,赶紧请来经验丰富的老叔前来查看,被老叔通知这是被“开苞”的后果,并无大碍,杨谌才稍稍的放下心来(跃马大明5章)。杨谌在忐忑不安中失眠了,自己现在有两个不着调的师傅,一个狠狠地打击了自己,另一个也狠狠地“打击”了自己,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打击。感叹着世态的炎凉,杨谌默默地轻揉着两胯之间的受伤所在。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梦中竟是些自己被两个无良的师傅残虐的场景,耳边还回荡着李大姑奶奶飞扬跋扈的叫嚣声,是那么的真切,杨呆子杨呆子的呼喊声是那么的逼真,一下就将睡梦中的杨谌惊醒。

    杨谌昨晚是和衣睡下的,没有办法,那“淡淡的忧伤”让自己浑身无力,以至于没有多余的力气宽衣解带。醒来的杨谌耳边还回荡着李大姑奶奶的叫声,仿佛隔得很近,就在自家院内一样。“不对啊,我已经醒来了,怎么听得这么真切,这开苞的后遗症不会这么大吧,连自己的精神上都出现了问题。”

    扬尘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总之来到这个世界上一直活的糊里糊涂的,慢慢的从床上起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就要出门去。这时却有人叫门,一听是老叔的声音,“讷言,有位姑娘找你。”

    杨谌随手开门也没当回事,面向老叔奇怪地问道:“姑娘,哪来的姑娘啊?找我何事?”杨谌面无波澜,若以前杨谌要是听到有姑娘来访,定是兴奋异常,不过昨天才被姑娘惨虐了,所以对这一词早已经产生了抗体。一边问着老叔,一边轻轻扭着自己的腰胯,活动着受伤的地方。

    老叔却没答话,只是一闪身,手向院中一指,那来人便映入杨谌的眼帘。和煦的晨光铺撒在那来人的身上,映射出其青春活力,朝气蓬勃的气息。而看到来人的杨谌却很干脆的一下瘫软在房门口,身体向后倾着,四肢撑地向后用力想要逃走,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来人正是李络秀,虽然一个大姑娘家找上门来有悖当今的礼法,但是李姑娘心存良善,心系着杨谌,所以一早便寻来看望他。此时见杨谌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心中的一丝情义化作了泡影,一个闪身便来到杨谌身边,抬脚就狠狠的踢了杨谌一脚,这脚不偏不倚地正踢在杨谌的大腿内侧,让杨谌瞬间伤上加伤。

    杨谌嗷的一嗓子就蹦了起来,伸手不住地来回揉搓着大腿内侧,也顾不得新伤旧伤了。“这哪是姑娘啊,简直就是一个女鬼,每次遇见他必定伤痕累累。他人遇鬼必是柔情蜜意,人鬼情未了,我却每每铩羽,这不符合科学道理啊?”杨谌觉得自己的梦太邪恶了,总是能梦想成真,梦到谁指定能见到谁。

    王大海却一直在旁边默默地看着,眼中精光闪烁,尤其是那姑娘闪身来到杨谌身边时的动作让他心中不由得叫好。“姑娘,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行一步。”王大海那心眼贼精贼精的,什么事让这对小儿女自己解决,自己就不好当电灯泡了。再说杨谌好像很是吃她这一套,好像被她吃得死死的。王大海向杨谌甩了一个过来人什么都明白的眼神,嘴角噙着坏坏的笑。李络秀看到王大海的揶揄之情脸不知不觉得就红了,害羞的低着头,也不好意思再言语。

    杨谌见老叔亦步亦趋的走了这才反应过来劲,也不顾身上的疼痛腾地一下子前窜出一大步,冲着王大海的背影大喊:“老叔,你回来啊,你怎么忍心留我一人在此险地啊!”说话间神情痛苦,泪水滂沱。

    李络秀伸手一推杨谌将站在房门口的他一下子就推进屋去了,然后四顾了一下,摩拳擦掌,磨刀霍霍的进得门去,行走间朗笑不已,此情此景像是李大姑奶奶要强上杨谌这位良家妇女一样。房门被重重的关上,随即房里便传出凄厉的喊叫声,听得特地又折回“听房”的王大海眉头紧皱,直到惊动了杨母出门查看,王老叔才憨厚的笑了笑,一溜烟似的跑了。

    杨谌在房中被李络秀残虐了的毫无反手之力,虽然杨谌身负神力,但技击之术的奥妙从来如此,擒拿住你的关节要害你再怎么有劲使不出来也是枉然。杨谌犯不着根小女子较劲,特别是武力值惊人的小女子,所以很是上道的举手求饶了。

    看到连连求饶不止的杨呆子,李络秀满足的伸了伸懒腰,叹口气痛心疾首的说道:“你说你是不是找不痛快,今日里为师特意登门授艺,你却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真是气煞我了,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门规森严。”李小姐边说边威胁似的捏着拳头,骨骼爆响的声音吓得杨谌往榻下直出溜。

    “好,今日为师传你些拳术,咱们在到小河边去吧。”

    杨谌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但身子还匍匐在榻上无动于衷。

    “你听没听见,听见了就吱一声。”

    “吱”杨谌还是无动于衷。

    “……。”李络秀无语的伸出拳头放在杨谌呆滞的目光前边,吓得杨晨一个激灵,爬起身来继续连连求饶。

    “打住,跟我走。”李络秀边招呼杨谌边向外走,心中又突生恶气,口气森然。

    “乖乖的从了为师,为师少不了你的好处,如若是再有异议,定叫你生不如死。”李络秀的话语总是让人精神大振,身后的杨呆子便是如此。

    李络秀见杨谌乖乖的走在自己身后,心中大喜,来到门边推门便出,刚要出去的身子便和门外一人撞在一起,哎呀一生,李络秀就要发火,举手就要朝来人打去。

    但当看见来人时,李络秀不由得愣住了。来人是一位中年妇女,体态端庄,慈眉善目。她一时想起此人是谁,那日里送杨谌回来时只匆匆见了一面,这会也忘记了,只是定定的看着她,手依然高举。

    “母亲大人当面,孩儿有礼了。”

    突然听到杨谌告礼,李络秀面露惊色,大眼圆睁。杨谌仿佛有意要要刺激李络秀一下,忙在旁边介绍:“母亲,这是那日送孩儿还家的恩人大小姐,李络秀。”

    杨母也没搭话,只是颇有意的看了看鼻青脸肿的杨谌,嘴角含笑,这一笑让杨谌尴尬,让李络秀更尴尬。

    李络秀呀的一声,急忙放下手来,微微的作了一个揖,“伯母当面,小女出丑了。”再无其他话语,面红耳赤的飞也似的逃出门去,临走还高喊道杨谌我在小河边等你。

    仰慕注视着李络秀的身影直到出的门去,才转身严肃的看着杨谌,“好好地跟李小姐学习,不要落了你相公的名声。”杨母说完边回房去了,留怎么也想不开的杨谌呆在原地。

    “母亲什么时候思想这么开放了,竟然鼓励我习武,这是……真是不可思议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杨谌无奈的出门去了,去赴那不知道充满多少崎岖坎坷,辛酸泪水的“约会”,走的时候强打起精神,面带大义凛然,慷慨激昂之色,仿佛是即将要就义的悲情英雄。的确,与李大小姐不是那么好相处的,那简直就是个女老虎,杨谌觉得自己这是以身饲虎,自己快要成佛了。

    杨晨来到小河边,远远地看见李老虎正在那柳树旁等待,手里拿着不知从何处折来的枝条抽打着树干,脚也四处的乱踢着,脚下好好的一片青草别糟蹋的不成样子,美景在这个小女子的眼中是那么的一文不值。

    见到杨谌远远地来到身旁,李络秀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只是把头低得更低了,而且脸上又出现了那日被杨谌“调戏”时出现的红潮,这次肯定是尴尬之色。

    杨谌来到她身边也没有招呼她,只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她的脸,忍不住的坏笑不已。这让李络秀更是尴尬,不断的转动着自己的身子不让杨谌看到自己小女子的一面,仿佛这有失为人师表。

    杨谌还是不语,他要彻底的羞一羞李络秀,所以就走得更近了些,脸上的坏笑更甚。李络秀终于忍不住了,抡起手中的枝条作势要打,吓得正得意的杨谌逃得飞快。李络秀面露嗔怪之色,用手中的枝条指点着杨谌,威胁他不要太过分了。

    “再笑,看我不给你上家法,抽你个皮开肉绽(跃马大明5章)。”

    杨谌远远地告罪求饶,才慢慢的挪步来到李络秀身边,脸上再不见坏笑,一脸的正经。李络秀可能还是没有从尴尬中解脱出来,觉得杨谌还是在羞自己,终于不轻不重的抽了他一下,解了解心中的抑郁,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杨谌默默地承受了这一下,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今天就教你一套拳法,你可要看仔细了,不然枉费了我一片苦心。”李络秀很直接的过渡到师傅的身份上来,让杨谌的神经不由一绷,瞬间紧张起来。“这下妮子不会又来那一套吧?在那样我可吃不消啊。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要让我受如此之罪啊?”杨谌终于觉得应该是那天自己在河边问天言语上有些过激了,才让自己今天得此报应。

    “你不必紧张,我知道你……你身子有恙,我打你一旁看着便是了。”李络秀提起此事脸上刚褪去的的红潮又刷的一下子回来了,因为自己是杨谌身体有恙的始作俑者。

    杨谌心中大定,“那有劳师傅了。”

    李络秀白了杨谌一眼,扔掉手中的枝条站到一处平坦的地方,扎好马步,赫然吐声。李络秀的动作看起来很简单但好像很费力气,也没有什么花哨多余的架势,净是些直来直去的动作。李大小姐闪展腾挪的在河滩上打了很长时间,杨谌看的是目瞪口呆,心中也是喝彩不已。自己虽然不懂什么武技,但作为相公也是有些眼力的,虽然眼力不怎么好。见李络秀打完收工,杨谌屁颠屁颠的跑到李络秀身旁,伸手就要为师傅大人揉揉肩敲敲腿什么的,但见李络秀气喘吁吁,脸色泛白,杨谌心中不由得大为感动,“这是多么好的师傅啊,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比那光说不练的老叔强多了,自己此后要乖乖的,不再惹她老人家生气了。”杨谌的思想觉悟瞬间就上了一个台阶。

    杨谌讨好似的撑起自己的衣衫下摆为李大师傅打着凉扇,口中还不断的拍着马屁,“师傅威武!我对您的仰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面带着阿谀奉承之色,腰身弯的低低的。

    李络秀走到柳树旁坐在石头之上仍旧气喘不已,眼睛瞥了一下正在拍马屁的杨谌拍手示意他可以停止他的仰慕之情,边娇喘着边对杨谌说道;“此拳法是我父亲教授我的,其刚猛异常让我也有些吃不消。其意就是对敌无惧,以刚猛之势再借自己无惧无畏之心,表面上硬来直去,硬打硬开,但实际上却变化异常,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伤人肺腑经络。”李络秀稍稍止住喘息声,轻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径直走到河边,望着粼粼的河水负手而立,一副一代宗师的感觉。这拉风的模样看的杨谌眼中的小金星直冒,仰慕之情更是连绵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此拳法也要看人体质,已经使出其破绽和后病也是不少。往往伤敌在前而自损即刻在后,甚至后者要大于前者,经常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若非体质惊人者才可习之。”李络秀说到此有些后悔了,看杨呆子那若不经风的小鸡仔模样他怎么能承受这套拳法的后力呢?但自己学的都是些内家拳法,思来想去就这套拳法适合男人习练,还是让他打好基础有些劲力了再教授他吧。

    杨谌听到李络秀的话语更是兴奋,这套拳法活生生的就是现实版的七伤拳啊,一练七者皆伤,其害处在于既伤人也伤己。自己有机会能练传说中的武功那真是……真是太刺激了!我要是能练会了那不就能称霸武林了吗?杨谌越想越兴奋,笑声渐渐由小变大,最后变成狂笑不已,甚至笑的摇头晃脑,颇有些金毛狮王谢逊的风范。

    刚装了一会儿宗师的李络秀实在是有些无语了,她觉得和杨谌在一起自己的忍耐限度直线下降,那就是个非暴力不合作的贱骨头,非逼姑奶奶下很手不可。

    李络秀干脆的飞起一脚将正在意淫的杨谌踹倒在地,“你有没有听本姑奶奶训话,真是个记打不记吃的玩意,非得比本姑奶奶舍了这温柔娴淑的面皮打你不可吗?”不解气的李姑奶奶又踢了杨谌几脚才气汹汹的站在当旁,。

    杨谌无语的看着狂化的李络秀,温柔娴淑?你秀逗了吧?你和温柔娴淑连点边都不沾,我看你真是爱说笑。

    杨谌见李络秀有些真的生气了,他毕竟是为自己着想,看着她那红彤彤的小脸杨谌心里突兀的痒了一下,真想伸手摸一摸啊。杨谌费劲的爬起身来,赶忙作揖道歉,“徒弟无状了,请师父原谅则个。”

    ;李络秀这次消气没那么快,哼了一声转身不理杨谌。杨谌又是俯身作揖不止,口中连连道歉。“师傅教训的是,徒儿不敢了。但徒儿有一事要向师傅说明,请师傅移驾当面才好。”

    “有屁快放,矫情作甚。”李络秀转身站到杨谌面前,显然余怒未消,面带厉色。

    “师傅刚才说的话徒儿在听,而且听得很认真,不敢有一丝懈怠。实话与师傅讲了,徒儿与常人有异,身负异禀,定能胜任练习此拳法,师傅的担心多余了。”

    “嗤,你还身负异禀,我还手眼通天呢?竟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若习了拳法受伤你就不吹牛了。再说你那瘦弱不堪的小身板有什么异禀所在,我看是些抱头痛哭,喊求饶救命的异禀吧。”李络秀虽然话语中满是奚落,但还是关心杨谌的,生怕他日后有差池。

    杨晨也不搭话,他决定为李大师傅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自己也不是只会喊求饶救命的,最起码自己要比别人喊的大声才对。他缓步来到柳树下,弯腰扳住刚才李络秀坐的大石,双臂陡然用力,赫然一声,竟将那大石搬至胸口处,李络秀被杨谌的喝声惊得一转身,看到此景呆立当场。

    杨谌并不泄劲,又是一声暴喝双臂用力将石块又举至头顶处,回头望向李络秀,“师傅看到了吧,这是徒儿异禀所在。”

    李络秀惊得一动不动,身体保持者转身的姿势,她不相信杨谌真的天赋异禀,那近似方形的立体石块少说也的三五百斤,他是怎么承受的了得?她傻傻的面无表情的走到正在展示实力的杨谌身边,伸出食指小心翼翼的戳着杨谌的身体,生怕戳坏了似的。

    “大姐,别挠痒啊,小心我砸着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