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跃马大明 > 第四章:拜师学艺

第四章:拜师学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用回头看杨谌就知道来人是谁,但是心情糟糕的杨谌现在没有陪李大小姐“玩耍”的心情,他继续思考着自己黯淡的前途,连头都没回,留给马上的李络秀一个黯然落魄的背影,那背影是那么的让人揪心,那么的,在晨光的折射下显得那么的凄凉,让马上的李络秀瞬间母性迸发,有种想将杨谌抱在怀中安慰的冲动(跃马大明4章)。

    “呔,呆子,你是不是老毛你病又犯了,姑奶奶清闲的紧,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李络秀心中稍稍的只沉沦了片刻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气焰,边翻身下马口中边威胁杨谌。

    杨谌不为所动,可能是大脑过于投入而完全忽略了这位姑奶奶的杀伤力,让杨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后果就是杨谌屁股上狠狠地挨了一脚,潇洒的前趴在刚刚复苏的稚嫩青草之上。挨了打的杨谌才反应过来,这位姑奶奶是不能无视的,容易招来杀身之祸,前几日屁股上的旧伤淤青还未消散,哪知道今日里又添新伤。

    杨谌委屈的爬起身来,连衣衫上的泥土枯草都未清理,就急急忙忙的弯腰向李姑奶奶作揖,其庄重诚恳程度不亚于每年的祭祖仪式。“李大小姐当面,小生失礼了。”说完此话才一手小心翼翼的掸着身上的杂物,一手轻揉自己惨被虐待的屁股。

    “哼,看见我了,我还以为你又犯什么病症了呢,姑奶奶我手段好的狠,必能让你药到病除。”李络秀面容稍作轻松后,又面露厉色恐吓杨谌。惊得杨谌身子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李大小姐才完全放开来,嘲笑着杨谌的胆小,娇笑不已。

    杨谌刚才颤抖的举动并不是害怕被李络秀惩治,而是自己突然就想到了什么。“李络秀会武功啊,为什么不让她教我一招半式的呢?哈哈,真是老天开眼,一天送一个枕头啊!再说,她还是我弃文从武的领路人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哈哈哈……”杨谌心中大喜,完全沉浸在自己意淫的小世界里,忘了被晾在一旁的姑奶奶。

    正在嘲笑杨谌胆小的李络秀发现杨谌颤抖的身子幅度越来越大,并有些癫狂的苗头,伸腿在杨谌的屁股上又来了一脚,及时制止住了杨谌向疯癫发展的趋势。

    “你哆嗦什么,胆子太小了,我只是吓吓你,又不会真的揍你的。”

    杨谌也没搭话,猛地一下牢牢地抓住李络秀的双臂,眼睛中冒着精光,面带傻笑,甚至“垂涎三尺”,不知道的还以为杨谌要那啥呢。

    李络秀一下子就呆住了,“这个呆子,这个死鬼,不会是要非礼本姑奶奶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让人情何以堪。”于是乎就很干脆的闪电般的出了一脚,目标是杨谌双腿之间,霎时就让看到希望的杨谌坠入地狱,躺地。

    “你这臭流氓,敢打本姑奶奶的主义,管叫你生不如死。”李络秀阴恻恻的看着被ko的杨谌,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

    正在生不如死的杨谌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孟浪了,除去这位大姐恐怖的武力不说,就刚才自己的行为在这个朝代保证是人人喊打,见尔诛之的。所以杨谌边生不如死着,边向李大小姐道歉,“小生孟浪了,因小生有求于小姐,见之如故人归,才有刚才那番不良行为,望小姐大人大量,原谅则个。”

    “哼,谁知到你安的什么心思,如若你再有什么不良举止,看本姑奶奶不把你这登徒子毙于此处!”这话就像是三伏天吃冰酪,听得杨谌心中哇凉哇凉的。

    “来,起来说话,躺在那里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李络秀终究是个女人,女人的心是最柔软的也最善变的,前一刻还喊打喊杀,下一刻可能就会变得柔情蜜意。

    杨谌想让李络秀将自己拽起来,虚弱的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李络秀却不买他的帐,直接提着杨谌的后衣领将他从地上扽来起来,活像个小鸡仔。

    “有什么事直管说来,本姑奶奶最是好说话的。”李络秀对杨谌的反应很是买账,大包大揽的拍着胸脯说道。

    “李小姐应该精通武术之道吧?小生仰慕已久,想……额……小生想请教一二,不知可行个方便?”杨谌察言观色的唯唯诺诺的讲出自己的请求,边说身子边不留痕迹的慢慢往后退,生怕李姑奶奶突然暴起伤人。

    “你……”哈哈……,李大小姐听完杨谌的话是暴起了,不过是暴起大笑不已,笑的弯着身子直不起腰来。杨谌委实被吓了一跳,后撤了一大步,紧张而有奇怪的注视着李大小姐的表演。

    “我看你是疯了吧,真真是病的不轻,你一个书生想要请教武技,定是那日被水呛坏了脑袋,想要学什么武技,让我笑死算了。”李络秀边笑边说。在她看来杨谌的确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在这个时代这是个天大的笑话,不怪李络秀如此反应。

    杨谌对此感到很是伤心,自己不过是跳一个小槽,怎么就惹来这么多笑话和不理解,真真是气煞我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决定惩治一下不知好歹的李姑奶奶。他壮壮胆子上前一步,板起李大小姐笑弯的身子用神情的目光看着她,眼神中的柔情满满溢出,幽怨深邃。李大小姐被秒杀了,笑声戛然而止,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正所谓面若桃花,灼人眼目。

    “我是真心的,请你不要嘲笑一个痴人的心,用你那久违的柔情抚慰我已碎裂成片片的心。”杨谌毫无理由的说出此番话语,让面红耳赤的李姑奶奶瞬间化成了李小姐,脸色红里透着青紫,血管随时都有涨破的危险。她的双臂霎时间变得瘫软,身子不由自主的向杨谌的怀中倾斜,两股战战,毫无定力。

    闭着双眼即将要投入杨谌怀抱的李小姐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热流,那是杨谌的呼吸,一下子就将她从丝丝蔓蔓的柔情中惊醒,腾地一下就施展出了什么遁逃绝技,眼花缭乱中后已离杨谌三步之遥。她仍默默地低头不语,时不时却又偷瞄杨谌一眼,害怕似的又抓紧低头,脸上红潮隐隐有蔓延之势,此刻已至脖颈。

    “你……我……”李大姑奶奶边懊恼边最不利索的想要说些什么,她现在完全处于下风,像是一只待宰的可怜小羊羔,羸弱可怜(跃马大明4章)。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就突然着了杨谌的道,而且着的很是彻底,这完全不符合规律啊。

    “你什么你,我只想习些武艺,想到你对此道精通的很,所以才舍面相求的。”杨谌此时已处于上风,不再是刚才那个唯唯诺诺的小鸡仔了,话语中满含轻浮,还有些许揶揄。

    “哦,那我教与你便是了,这有什么可难的,你不必为此难过。”李络秀还诚心的劝说杨谌,她还不明白此时难过的是自己才对。

    “真的?你可要说到做到,小生感激不尽,这厢有礼了。”杨谌躬身一礼,让正在难受的李络秀更是羞涩了。

    “你要学便学,别做些无用的,我速速教你。”李络秀小声的说道,面色的潮红还未褪去,羞涩与尴尬并存。“你与我来,咱们寻一处平坦之地。”李老师很是和蔼的对杨谌说,轻柔的话语让杨谌的身子都酥软了半截,不由自主的跟着李络秀寻那地方去了。

    李络秀扭捏的走着,急的杨谌满头青筋毕露。“这位武力值恐怖的李姑奶奶怎么就被自己的几句甜言蜜语轻易的拿下了呢?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吗?那我岂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不行,还是早早讲清楚的好,别再讹我。”

    “那个那个李小姐,刚才小生一时失礼,还望你多多见谅,小生是跟小姐开个玩笑,不当真的,小姐不必挂怀。”杨谌也没有再考虑考虑,思索思索,直白简洁的就说出了此话,完全不顾及李小姐的感受。

    她能不当真吗?所以李小姐瞬间变身,又变成了飞扬跋扈的李姑奶奶,回身怒视着杨谌,身体处于一种暴怒的边缘,右手高高举起,但悬而未下,却颤抖不已。突然她全身一松,眼眸盈盈似有泪光。杨谌想要再劝说,却见她又改头换面,却又换上一副漠不关心的冷酷模样,转身又示意杨谌随她走。杨谌胆战心惊的跟在李络秀身后,这才多会的功夫,攻守双方便又调换了个个。

    来到河边一棵柳树之下,正是那日杨谌问天所在之处。此地也是平坦,正是入李络秀所说的。杨谌此时心里七上八下,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自己已经惹恼了这位姑奶奶,兴奋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学武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