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铁血东北军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视察兵工厂

第五百一十五章 视察兵工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样一来,蒋介石就可以喘口气,之后,便可以从津浦线上‘抽’调大量部队,对冯‘玉’祥进行反攻了,到时候,非但反蒋大业功亏一篑,西撤的后路都可能会被切断‘’张学良淡淡地说,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惋惜。[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虽然由于自己的到来,历史发生了偏差,中原大战提前爆发,由1930年5五月提前到了1月,但是他深信,这场战争的结局不会变。

    这是冯‘玉’祥的‘性’格使然,如果他当时对阎西山多一点防范之心,多考虑一下西北军将士们的感受的话,那么,这场战争的结局可能会改变。

    只是,历史没有如果,改变历史的,只能是自己!

    想到这里,张学良轻轻抬起头,仰望天空中漂浮的白云和鹅‘毛’般落下的大雪,灿若星辰的眸子‘精’光闪闪,似乎天地间的一切尽皆掌握在手中。

    少帅,你似乎‘胸’有成竹。‘’杨宇霆呵呵一笑,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

    这杨宇霆的眼睛还‘挺’犀利的。‘’张学良悠闲地吐出一圈烟雾,脸上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我在想,我们该站在哪一边,如何在这场纷‘乱’的博弈中,成为最大的赢家?‘’汉卿,你又在忽悠人,刚才你都说,冯‘玉’祥必败了,你还说在纠结究竟该站在谁那边。‘’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好奇地聆听着他们谈话的赵四小姐冲张学良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可人娃娃脸上扬起一抹愠怒,似乎在为杨宇霆打抱不平。

    一荻妹妹,别打扰汉卿他们,国家大事我们‘女’人家还是不掺和的好。‘’于凤至柔声说道,一双美目中流转着的,是一种识大体的理解与宽容。

    杨宇霆看了看端庄素雅,浑身散发着‘女’人的柔情和母‘性’的慈爱的于凤至,再看看古灵‘精’怪,纯情可人的赵四小姐,心头登时涌现起一种莫名的羡慕,眼神,也变得闪烁了些许。

    少帅真是好福气,娶了两个这么聪慧漂亮的夫人。

    想是这么想,但他嘴上却微笑着夸奖道:‘’夫人真是冰雪聪明,当下时局一看便知一二,能娶你为妻真是少帅之福啊!‘’赵四小姐的脸上飞起两抹红晕,清澈的眼睛里洋溢着骄傲和幸福。

    毕竟,哪个‘女’孩子都喜欢听好话,在得到别人的赞扬时,总会感到高兴,同时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羞涩。

    邻葛,你就别夸她了,小心她翘辫子。‘’张学良玩味地笑了笑,打趣地说。

    从杨宇霆闪烁的目光中,阅人无数的“血龙”自然看出了前者心中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点破。

    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总会对美‘女’有那么一点想法,杨宇霆再怎么清高,再怎么恃才傲物,终究也是个男人。

    哼!赵四小姐柳眉微蹙,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赌气地转过身子,不再说话。

    看着他们俩有些肆无忌惮地打情骂俏,一旁的张作相只好无奈地苦笑。

    虽然张学良看似玩世不恭,但绝非放‘浪’形骸之人,否则,布柳赫尔就不会丧身满洲里了。

    生‘性’高傲的杨宇霆更是没有半点的怨言,如果是以前的张学良,他说不定还会指责两句,毕竟,当着下属的面和自己的老婆*是极其不尊重人的行为。

    但是现在,他知道张学良并非真正的玩世不恭,能把苏联老‘毛’子杀得血流成河,敢在克里姆林宫杀人,将斯大林的面子扫得一分不剩,这样的人,能是草包吗?

    言归正传吧。‘’张学良正‘色’道,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杨宇霆。

    他也意识到,这对杨宇霆很不礼貌。

    你觉得,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等到蒋介石把冯‘玉’祥,阎锡山打得节节败退,但又难以把西北军一口吃掉的时候,我们再通电入关支持南京政fu,作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杨宇霆‘阴’测测地笑着,眸子里的寒光明灭可见。

    我同意。‘’张学良狡黠一笑,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辣。

    扁鹊医人,总是要等到那个人的症状发作,痛不‘欲’生之时才出手,只有这样,被他救了的人才会对他感念万分,从心里记住他的好。‘’英雄所见略同。‘’杨宇霆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心情无比的畅快。

    他隐隐感到,这个以前他横竖看不顺眼的张少帅才是自己苦苦寻觅的知音。

    邻葛,我们一起去兵工厂看看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想亲眼看看,那些兵器在质量和‘性’能上,究竟存在着什么问题。

    奉天兵工厂里,各种机器正在不听停地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一个个年轻的工人正在聚‘精’会神,挥汗如雨地打造着各种武器的模具,铁锤敲击在铁板上,不时地发出“当当当”的响声。

    这个枪机的结构也确实是复杂了一些,八个零件,还有这枪尾也‘挺’碍事的。‘’一个面容白皙,身着一袭黑‘色’中山装的人小心翼翼地摆‘弄’着散落在桌面上的三零式步枪的零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凝重与肃穆,‘露’出了鱼尾纹的眼睛里一种历经百年的凄楚与沧桑若隐若现。

    似乎,他的心中,埋藏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痛苦。

    陈天,你又在玩‘弄’你研发的步枪了?‘’一个五十出头,鬓角有些斑白的老工匠讪笑着问。

    是的,李伯。‘’黑‘色’中山装的陈天淡淡地笑了笑,谦逊地说。

    其实,真正研发这款步枪的不是我,而是一个叫南部麒次郎的日本军官,当年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款步枪,并发现它的‘性’能大大优越于我国生产的汉阳造,所以我‘弄’了一份图纸,回国为中国人的军队研发。‘’听你的口音,你应该是南方人,怎么千里迢迢地跑到东北来呢?‘’李伯微笑着问,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