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铁血东北军 >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五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五
  
  在赤峰北侧、东侧和南侧,直军都构筑了大量的碉堡、挖掘了数道反坦克壕,并拉伸了大量的铁丝网。
  看来,他直军是要在赤峰和我军死磕到底了。
  和往常一样,在进攻之前,我军先是对直军阵地进行了一番猛烈的炮击。
  炮弹打在直军的阵地内,不断地有人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直军的惨叫声,呼号声响成一片。
  或许是有了前车之鉴,直军这一次把堡垒、散兵坑修筑得比原先夯实了许多,我们炮击对他们造成的伤亡也没有先前的战役那么大了。
  他们反击的火炮也非常的猛烈,守卫赤峰的直军,全都是经历过数次大战后存活下来的老兵,那炮,打得是及其的准,往往一炮轰过来,我们奉军就要倒下一大片。
  直军阵地碉堡里的机枪也不停地吼叫着。
  哒哒哒!无数条火龙从机枪堡垒里喷涌而出,不少正在冲锋的奉军兄弟身上登时溅起阵阵血雾,倒地身亡。
  之后,直军甚至不要命地端起刺刀,在机枪和炮火的交替掩护下,向我军阵地发起反击。
  我军将士自然跃出战壕,挺起刺刀和直军展开了白刃战。
  一时间,喊杀声连连,金铁交杂之声不绝于耳。
  雪亮的刺刀在阳光下寒光闪闪,不停地刺入人的身躯,再拔出来,带起一抹抹妖异到极点的血红。
  一些人,甚至被刺刀活生生地把肠子给挑了出来。
  那一场白刃战,惨烈二字已经远远无法形容了。
  那个时候,什么革命,什么三民主义之类的东西,全都抛之脑后,我们战斗,只是为了要活下去。
  要想活下去,只能把前面的敌人给干掉。
  终于,直军的反扑被我军打退,双方都付出了阵亡千余人的代价。
  当然,那场白刃战我和我收下的兄弟都没有参与。
  张少帅没有让我去干这些玩命的活儿。
  那是因为,我们是奉军中为数不多的精通坦克的人,张少帅自然不舍得让我们在这场残酷的白刃战中丧生。
  可是,我的心里却憋了一肚子火,看着奉军兄弟们不断地死在直军的枪炮之下,我真想开着坦克冲上去,把他们一个个碾死。
  已经占领了开鲁、朝阳、并摧毁了直军长城防线的我们在后勤补给上自然十分的便捷。
  每过几天,武器、弹药还有各种生活物资就源源不断地运到了前线。
  其中,还有四十辆刚启封的法国雷诺ft-17轻型坦克。
  二十辆给了我,其余二十辆,则给了欧阳文建那小子。
  这二十辆坦克,是法国雷诺公司改造过的m24型。
  负重轮的直径被加长、且加装了橡胶履带,采用了高弹性的悬挂装置,使得坦克行进速度得到加强,时速达到了每小时12公里。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速度和时间就是生命。
  有了这些改进型的坦克,对于这场战争,我更是信心十足。
  终于,在步兵苦战无果之下,我的坦克第三团再一次被放在了主攻的位置上。
  进攻伊始,我不再像以前一样,让坦克一字排开推进,而是将坦克排成“品”字形,也可以说是“v”形。
  少辆的坦克排在尾部,其余的坦克则向两边散开。
  这样,能使坦克的受攻击面积变小,把直军炮火对坦克的伤害降到最低。
  坦克前面,还有小部分的步兵冲锋。
  因为对方的反坦克壕挖得太深,而这种坦克只能爬升垂直墙高,壕宽的反坦克壕。
  所以,需要步兵携带器材前去填平。
  坦克上的37mm主战炮则交替开火,给正在冲锋的步兵提供掩护。
  很快,直军好几个机枪堡垒被我的坦克主战炮轰塌。
  正在冲锋的步兵在付出阵亡十多人的代价后,迅速剪开了一道铁丝网,填平了一道战壕。
  我精神大振,立即下令坦克部队加速前行。
  坦克部队很快从填平的反坦克壕上碾过,直冲敌军阵地内侧。
  先前填补了反坦克壕的步兵立即跳上坦克,一起向前方进发。
  在进攻的过程中,每一辆坦克,都是一座移动的炮塔。
  在坦克强大的火力压制下,直军的防线很快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我奉军将士士气大盛,蜂拥而入,突入赤峰。
  但是,赤峰的战役并没有完全结束。
  不甘心失败的直军硬是依托着城内的建筑物,与我们打起了巷战。
  时不时会冷不防地传来一声枪声,紧接着就有一个奉军兄弟被打倒。
  那枪声,简直像是幽灵的嚎叫,人死了,还不知对方的枪手在哪里。
  更倒霉的是,一些大楼里,建筑群后面,还会偶尔响起几声机枪的吼叫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