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铁血东北军 > 第四十五章 黑云压城

第四十五章 黑云压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铁血东北军45,
  
      少帅,是不是又要打红匪了?”身着后世丛林迷彩作战服,头戴钢盔,腰悬手枪,手持夺魂—29自动步枪的阿廖沙快步跑了过来,笑呵呵地问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45章节文字内容。
  
      是的,苏联红军已经大军压境了。”张学良讪笑着说。
  
      少帅,你对我们恩重如山,而且我们都和红匪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只要少帅你一句话,你要我们往哪打,我们就往哪打。”阿廖沙重重地拍了拍胸脯,豪气干云地说。
  
      张学良缓缓地转过了身子,用欣赏的目光看了看这个年方二十五岁,身如铁塔,浓眉大眼,狮鼻虎口,目光炽热的俄罗斯汉子,不紧不慢地说:“你们这次的任务完成得不错,一百人以零阵亡的代价成功拖延苏联红军一万多人的进军,还击杀了苏联红军一百多人,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等打败了苏联红军,收回中东铁路之后,我要设酒席亲自犒劳你们,还要亲自给你们每一个人授予冰龙勋章。”
  
      张学良(张鑫璞)在东北军设立的功勋奖章有三种,分别是冰龙勋章,东北虎勋章和毒蛇勋章。
  
      冰龙勋章,是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目露寒光的冰龙,可谓是东北军中的最高荣誉,其价值堪比纳粹德国的铁十字勋章,苏联红军的胜利勋章。
  
      那全都是少帅你指挥有方。”阿廖沙受宠若惊地说。
  
      你们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张学良微笑着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香烟,递给了阿廖沙。
  
      阿廖沙也不矫情,接过香烟,叼到嘴里轻轻地点燃。
  
      这次把打红匪打得真是过瘾呀!看着红匪被我们用迫击炮一个个炸翻,一个个被我们用枪点名,我们心里头那个爽呀!这些年的受的窝囊气总算得到了发泄,红匪那哭爹喊娘的惨叫声,真是好听极了。”阿廖沙乐呵呵地说,一阵阵浓浓的烟雾从嘴里喷涌而出。
  
      你放心,用得着你们的地方,我自然会叫到你们,那些兄弟们的伤都怎么样了,特别是安德烈那小子,人长得这么英俊,没让苏联红军的弹片毁容吧?”张学良关切地问。
  
      兄弟?阿廖沙的眼睛猛然睁大,一股暖流瞬间涌上心头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45章节文字内容。
  
      感动,莫名的感动,如同黄河泛滥般一发不可收拾。
  
      阿廖沙,在我心中,我手下的东北军将士,“天影”,还有你们白俄军,都是我的兄弟。”张学良轻拍阿廖沙的肩膀,柔声说道。
  
      目光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毫无作伪的诚挚。
  
      阿廖沙呆住了,夹着香烟的手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当年他在博罗金将军手下当兵时,博罗金将军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
  
      而这位来自东方的张少帅,如此关心他们,连执行任务中谁受了伤,伤在哪儿都那么清楚,还把他们当兄弟,怎么会不令他感动万分呢?
  
      阿廖沙,我知道,苏维埃红色政权在俄国建立之后,你们这些所谓的“白匪”、“反动分子”就被苏联红军以武力驱逐出境,你们一直都在想念你们的家乡,一直都想回家,对吗?”张学良和颜悦色地问。
  
      这时候,阿廖沙,这个在战场上被打得遍体鳞伤都面不改色的斯拉夫汉字,眼睛竟然红了,滚烫的泪珠更是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
  
      是的,少帅,我想念我的家乡雅库茨克,我想念呼出的气能变成冰碴声音的鬼天气,想念那冬日里可以当冰棍吃的小鱼,想念那冬日凝结成冰,夏日激流勇进的勒拿河说到这里,阿廖沙已经泣不成声。
  
      阿廖沙,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张学良向你们保证,我有生之年一定让迫害的你们的红匪国破人亡,一定让你们回到你们日思夜想的家乡。”张学良柔声宽慰道,手,再一次拍在了阿廖沙坚实的肩膀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